半枝莲小说网
首页 分类 排行 书架 大神
本小说
章节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:

白天

夜间

字体大小:
A- 缩小
A+ 放大
取消
上一章 下一章

第44章 唐榛琴的反抗

唐榛琴躺在*上,琅琊已经让宫里面的太医都来了,太医在内室里面忙的团团转。

琅琊在外面迟迟不见有太医出来,心里面也是很着急,于是,便走了进去,说:“怎么这么麻烦,太医到底怎么样了?”

其中一位年长的太医说:“回太子的话,太子妃额头上的上,已经止血了,但是太子妃有发烧的症状,这并不是一个好现象呀。”

琅琊紧握双拳,说:“那还不赶快开药,地牢里面湿气重,着凉发烧那是肯定的,你们还在这里啰嗦什么呢。”

西域的人们都知道琅琊太子非常残酷,所以在这里,没有人能够违背琅琊的意思,于是太医们便开药去了。

琅琊坐在窗边上,看着躺在*上的唐榛琴,说:“唐榛琴,你给本太子听好了,你想跟陈泯航做一对快活的鬼夫妻,没那么容易,本太子是不会允许的。”

太医们开好药,琅琊便让侍女们跟着太医那好了药材,琅琊亲自看着药材煎好。但是唐榛琴正处在昏迷的时候,所以想让她自己把药喝进去,很难,再说了,唐榛琴现在只是一心求死,那药是绝不会喝的。

琅琊看着侍女们送进去的汤药都给吐了出来,于是忍下心来,捏着唐榛琴的下巴,将汤药全部灌了进去,总算是有一些被喝下去了。

唐榛琴难受的皱着眉头,翻了一个身,感觉自己浑身酸痛,没有一丁点的力气。

“柔儿,柔儿,你醒醒吧?”

唐榛琴艰难的睁开眼睛,看见自己正躺在草丛中,而陈泯航坐在自己的身边。

唐榛琴猛然之间,坐了起来,说:“陈泯航?你怎么在这里?”

陈泯航笑着说:“我一直都在这里呀,怎么了?”

“你不是死了吗?”唐榛琴委屈的说。

陈泯航握着唐榛琴的手,说:“傻柔儿,我没有死呀,我一直都陪在你的身边的。”

唐榛琴高兴的点点头。

陈泯航说:“柔儿,你看那边有好多荠菜花呀,我们去摘吧。”

唐榛琴点点头,但是陈泯航走得好快呀,唐榛琴怎么也追不上他。

唐榛琴大声的说:“陈泯航,你等等我呀,我追不上你了。”

但是陈泯航像是没有听见唐榛琴的话一样,自己一个人走远了。

“陈泯航……”唐榛琴忽然从*上坐起来。

此时,琅琊就在唐榛琴的身边,看见唐榛琴醒了,心里面很高兴,急忙对旁边的侍女说:“赶快把太医请来。”

没过一会儿,太医便来了,太医赶紧替唐榛琴把过脉以后,唐榛琴闭着眼睛,谁也不看。

太医替唐榛琴把脉以后,琅琊紧张的问:“怎么了?”

太医说:“太子妃已经没有大碍了,只不过身体非常的虚弱,还需要好好的调理。”

琅琊点点头,说:“本太子知道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

太医走后,琅琊走进内室,看着唐榛琴还是闭着眼睛,躺在*上,琅琊说:“柔儿,我知道你现在不想看见本太子,但是人死不能复生,你这样做,也是没有什么用的,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,一会儿,我让侍女给你熬一点清粥,你应该是饿了。”

唐榛琴没有说话,琅琊也是难得的好脾气,没有责怪唐榛琴。

琅琊走后,唐榛琴睁开眼睛,留下了眼泪,陈泯航……陈泯航已经不再这里了,唐榛琴的心中万分的悔恨。

刚过一会儿,房门又被打开了。

唐榛琴闭上眼睛,一个小丫鬟走进来,说:“太子妃,太子让我为您和粥。”

唐榛琴没有说话。

侍女不知道该怎么做,只是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,唐榛琴实在没有办法,说:“你把粥放在这里,我一会儿自己喝,你先下去吧。”

侍女点点头,把粥放下,自己出去了。

唐榛琴吃力的起身,没想到碰倒了旁边的小桌子。

“啪啦……”粥撒了一地。

侍女听见声响,走了进来,看见洒在地上的粥,急忙的说:“太子妃,您没有事情吧,我就去再给您成一碗。”

唐榛琴摆摆手,说:“我不饿,不想吃,你想下去吧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侍女不敢下去,生怕唐榛琴再次做什么事情。

唐榛琴看见是侍女还没有下去,便生气的说:“我说了让你出去,你没有听见吗,你给我出去。”

侍女连忙出去了。

晚上的时候,琅琊变过来,侍女看见琅琊,说:“太子,太子妃今天一点东西也没有吃。”

琅琊皱着眉头走进去,说:“唐榛琴,你这是要对我宣战吗?有本事你赶快好起来,跟我宣战,这样的战争,本太子不接受。”

唐榛琴还是不说话,闭着眼睛,琅琊顿时感到非常的无力,琅琊走过去,对侍女说:“去,把粥给我拿过来。”

侍女将粥端过来,琅琊拉起唐榛琴,捏着唐榛琴的下巴,逼着唐榛琴将粥给吞了下去,唐榛琴刚含上一口粥,便吐了出来。

琅琊非常生气的将碗扔到了地上,说:“唐榛琴,你就这样恨我吗?”

唐榛琴抬起头,说:“不,我不恨你,恨一个人也许是有感情的,我跟你之间没有感情,所以谈不桑恨。”

琅琊冷哼一声,走了出去。

唐榛琴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吃东西,身体很虚弱,经常闭着眼睛,侍女不知道唐榛琴在想什么。

终于有一天,唐榛琴昏了过去。

早上的时候,一位侍女走进来,想给唐榛琴擦脸,说:“太子妃,奴婢来伺候您洗漱。”

侍女已经在那里等着唐榛琴的话,但是等了很久,都没有等到唐榛琴说话,于是又说:“太子妃,太子妃……”

侍女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赶忙跑出去,说:“太子妃晕倒了。”

这个时候,琅琊正从皇宫里面出来,看见下人们慌慌张张的,便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太子,太子妃晕过去了。”

琅琊心中一惊,说:“赶快请太医。”

琅琊来到唐榛琴的住处,太医没有一会儿也便来了。

琅琊着急的说:“赶快看看。”

太医给唐榛琴把了脉,说:“太子,怒老臣直言,太子妃身子本来就很虚弱,这几天没有好好调养,现在气若游丝,恐怕……恐怕……”

琅琊大声的说:“恐怕什么?”

太医跪在地上,说:“恐怕命不久矣。”

琅琊跌坐在椅子上面,摆摆手,说;“你们都退下吧。”

下人们都出去以后,琅琊用手支撑着自己的头,感觉自己真的很无能,在一个女人面前,什么事情也做不了,唐榛琴真的是自己生命中的劫难。

唐榛琴有梦见了陈泯航,她看见陈泯航又坐在草地上面,唐榛琴走过去,陈泯航看着唐榛琴笑了。

唐榛琴说:“你笑什么?”

陈泯航摇摇头,说:“柔儿,你瘦了。”

唐榛琴听到陈泯航的话,哇哇的哭了起来,陈泯航将唐榛琴拥入怀中,说:“你怎么了?”

唐榛琴说:“谁让你离开我的,我不想你离开我。”

陈泯航呵呵笑着,说:“好,我再也不离开你了。行吗?”

唐榛琴高兴的说:“行呀,可是我们去哪里呢,琅琊会不会再把我们给抓回去。”

陈泯航*着唐榛琴的头,说:“不会的,琅琊不会再抓我们了,我们去一个他找不到得地方,好不好?”

唐榛琴点点头,可是还是纳闷的说:“那我们去哪里呢?”

陈泯航说:‘要不我们去你家吧?“

唐榛琴高兴的说:”好呀,我们什么时候去?“

“我今天就是来接你的。”陈泯航笑着说,一边说,一边拉起唐榛琴的手,唐榛琴感觉自己都飞起来。

两个人高兴在天空的飞翔。

与此同时,琅琊的太子府中,沉浸在一片悲伤之中,因为他们的太子妃去世了。

琅琊把自己关在唐榛琴住的地方,一直都没有出来,他看着唐榛琴就那么安静的躺在*上,闭着眼睛,像是睡着了一样,嘴角微微上扬,琅琊心想,唐榛琴应该是找到陈泯航了吧,才会这么高兴。

琅琊想起第一次看见唐榛琴的情景,那一天晚上自己潜入陈泯航的王府中,寻找兵符,但是被发现了,逃到了唐榛琴的闺房中,唐榛琴没有想其他的女子一样,尖叫出来,而是非常的镇定,在那种情况下,还能关心自己侍女的安危。那个时候,唐榛琴带给琅琊的便是不一般的感觉。

琅琊握着唐榛琴的手,冰凉冰凉的,琅琊希望能这样,一直握着一直握着,希望通过自己身上的温度传递给唐榛琴,让唐榛琴活过来,但是琅琊知道,唐榛琴已经死了,再也不会回来了,琅琊的眼泪留了下来。

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处。

唐榛琴一直把那本玉笛放在枕边的,今天被琅琊看见了,琅琊将*头的玉笛拿出来,细细的看着,握在手中,这是唐榛琴最珍贵的东西了。

隔了几天,琅琊给大兴王朝的皇上送去了信,唐榛琴去世了。

西域这里,琅琊太子并没有按照本国家的风俗,将唐榛琴葬入皇陵,而是选择了风和日丽的一天,将唐榛琴的尸体送到了迷山。

黑衣人说:“太子,我们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琅琊的脸色很差,这几天都没有休息好,便今天仍然来了,琅琊对黑衣人,说:“好,开始吧。”

黑衣人将其中的一坛骨灰放到关内,琅琊摆摆手,一个黑衣人从马车里面拿出另外一个骨灰坛,放了进去。

琅琊说:“柔儿,是我对不住你,如果不是我,你现在应该还在大兴好好的活着,或者,你现在已经是陈泯航的妻子了,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所以我将你们葬在一起,希望你们两个来世可以在一起吧。”

琅琊从身后拿出一把玉笛,细细的看着,对身旁的黑衣人,说:“把这个也放进去吧。这是柔儿最珍贵的东西。”

黑衣人点点头,将那把玉笛也放了进去。

琅琊闭上眼睛,说:“封关。”

黑衣人门开始往关上面铲土,琅琊抬头看着蓝天,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,今天的天空万里无云,真是好极了。

琅琊苦笑一声,想,自己真是一个可怜人,连一个女人的心都得不到,唐榛琴说得对,即使是得到了权利又怎么样,连一个知心的人都没有,最终自己还是要孤苦一生的。

事隔几年,人们都说在迷山的悬崖边上,长了一颗桂花树,竟然开绿色的桂花,真是稀奇。

大兴王朝。

唐晓诗站在皇宫的院子里面,碰巧看见了语嫣郡主,语嫣郡主走过来,说:“皇嫂吉祥。”

唐晓诗冷笑一声,说:“不敢当,语嫣,我一直把你当成自己的妹妹,即使你跟太子之间的事情,我心里面是非常清楚地,但是我依旧没有怨恨你,可是,你最终却是把这份感情给打破了。”

语嫣苦笑一下,说:“我知道,可是我爱七哥,我不能没有他。”

“但是,你也不能让太子向皇上提议让柔儿去西域的。”唐榛琴等着语嫣郡主说。

语嫣郡主惊恐的看着唐晓诗,小声的说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唐榛琴冷笑一声,说:“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”

语嫣郡主苦涩的说:“是呀,当初我就是鬼迷心窍了,一心想要嫁给七哥,所以才会那般央求太子哥哥替我做主,但是现在我不也是遭报应了吗?”

唐晓诗摇摇头,说:“我知道你的心中,只有七弟,但是语嫣,有时候爱情是相互的,尽管你很爱他,但是他不爱你,你一样也不会幸福,现在七弟和柔儿已经去另外一个世界了,我希望他们幸福。”

语嫣郡主说:“我知道,我也会住他们幸福的,我会日日替他们诵经祈祷,愿他们来世成为夫妻。”

唐晓诗点点头。

本书目录

    点赞

    热荐

    打赏

    反馈

    顶部

    穿越过去的恋情

    作家:叶落无声

    0

    打赏次数

    请设置您的打赏
    1元 = 10点券
    立即打赏
    可用余额:0点券
    立即支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