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枝莲小说网
首页 分类 排行 书架 大神
本小说
章节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:

白天

夜间

字体大小:
A- 缩小
A+ 放大
取消
上一章 下一章

第31章 真相

陆明悦点点头:“魏大人果然是非常忠心,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本宫也就不客气了。本宫不喜奢华,所以来的时候就带了随身丫鬟杏儿和刘将军两个人,可是没想到昨天晚上遇到了刺客,本宫不想责备你保护不周,而是希望魏大人以后能够加派人手,不仅要保护我的安全,也要确保他们不出事情,他们也是宫里的人,如果出了事,回去之后,本宫也是不好交代的。怎么样,不知道这个要求魏大人能否答应?”

魏忠宇明白她是在要挟自己不要为难杏儿和刘山历,看来她也是非常忌惮的,他觉得自己可以答应她的要求,不过……想了一下,才说道:“只要是为皇上效劳,微臣万死不辞。”

“那就有劳魏大人了。”陆明悦轻轻地笑了笑,因为是非常勉强,所以有些生硬。

刘山历当然听得出陆明悦刚才的话是在保护自己,忍不住再看了她一眼,陆明悦也接收到了他的目光,害怕魏忠宇看出什么,慌忙避开。但是这一轻微的举动还是让魏敏仪尽收眼底,不过这次让她感受到的不是得意,而是羡慕。她心里暗暗憧憬,如果南青凌和自己也是这样该多好啊,可是……

想着南青凌,南青凌竟然就进来了,不过没有理会魏敏仪,而是直接走到魏忠宇身边,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,魏忠宇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,魏敏仪判断一定是陆信义来了,当然陆明悦也看出来了,她再次兴奋地站了起来,只可惜——

“启禀娘娘,微臣现在有要事在身,恐怕不能相陪,先行告辞。”说完,也不等陆明悦发话,魏忠宇带着南青凌就匆匆离开了。

陆明悦想追出去看看究竟,刚走下来就被魏敏仪挡住了:“娘娘干什么去啊?”

“刚才魏大人那么着急,是不是我爹来了?”陆明悦急切地问道。

魏敏仪愣了一下,随即笑道:“当然不是了,如果真的是陆大人来了,爹爹怎么会不告诉你呢?所以肯定不是。娘娘也不需要太着急了,反正也是一会的事情,再说这么久都等过来了,何必在乎这一时半刻呢。娘娘你先喝点茶,休息一下,我去外面给你看看。”魏敏仪扶着她坐到了椅子上,然后就出去了。

陆明悦虽然很不甘心,但也不得不听从他们的话,坐在那里耐心等待,情不自禁地看向刘山历,现在房间里虽然只有他们两个人,可谁也不敢主动开口,害怕一个不小心又被人抓了把柄,只能这样慢慢地看着。

魏敏仪没有猜错,确实是陆信义来了。魏忠宇去见他的时候,他正在客厅里欣赏一幅画,看到魏忠宇,急忙行礼道:“卑职陆信义见过魏大人。”

魏忠宇摆摆手:“今天我是以朋友的身份请陆大人过来赴宴的,这里不是衙门,我也没穿官服,陆大人用不着拘礼,请坐吧。”

“虽是朋友之名,但尊卑之事万万不可遗忘。”陆信义非常尊敬地说道,“论年龄、官职、名声,魏大人均在我之上,所以魏大人应该先请。”

“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魏忠宇笑着坐了下来,陆信义才在他的对面坐下。

魏忠宇示意旁边的人给陆信义倒茶,自己则笑着说道:“吃饭呢,可能还要等一段时间,我特意让人把陆大人这么早接过来,就是想和陆大人好好聊聊。平日大家在一起处理的都是公事,说的也是大事。今日好不容易得闲,就想让陆大人过来聊聊,说说家常。刚才我进来的时候看见陆大人在欣赏字画,不知道对这个作品有什么研究啊?”

陆信义又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那副画,道:“此画笔法苍劲,高山大川融为一体,好似一气呵成,气派不小,可见作画之人一定是一个非常豪迈之人;但是你再看画中细物,飞禽走兽、花草树木,形象逼真,活灵活现,足见其做画之细腻,一草一木,无一潦草。可真是一幅好画啊。”陆信义评价完后,由衷地赞道。

“看陆大人如此喜欢,不如送你,怎样?”

陆信义连连摇头:“这是魏大人的心爱之物,陆某怎么敢夺人所爱呢?”

“陆大人言重了。这些精美字画的确是魏某的宝贝,魏某别的东西不喜欢,偏偏喜欢这些名人字画,放在家里无人之时细细品味。这幅山水图就是我前几天刚刚买来的。不过人生难得遇到一个知己,今天碰上陆大人也这么喜欢这个字画,我非常高兴,送一玩物,得一知己,此生足矣,陆兄就不要推辞了。来人啊,把这幅画给陆大人装好。”魏忠宇急忙唤道。

一直站在外面的南青凌这时候走了进来,卷起桌子上的那副画,恭恭敬敬地递给陆信义。陆信义见此情景,也不好推辞,便接了下来,然后自然是千恩万谢。

魏忠宇喝了一口茶,说道:“陆大人,要是算起来,我们可有十几年没见了吧。”

魏忠宇突然的话让陆信义有点摸不着头脑,看着魏忠宇,却也看不出什么表情,猜不透他的意思,只能顺着他的话说:“是啊,陆某上次回京面见皇上的时候还是永德三年,之后就一直没有再去过,算到现在已经有十七年了。”说到这里,心里一片感慨。

“是啊,没想到都这么久了,我们也老了,岁月不饶人啊!”魏忠宇也附和着说道,“虽然年纪大了,有些事情却是怎么也忘不了的。我还记得陆大人上次进京的时候还带了夫人,我也见过一面,尊夫人真是温柔娴淑、知书识礼。这么今日聚会没有把她带来?难道是觉得她容颜已逝,有辱官威不成?”

陆信义苦笑地说道:“魏大人见笑了,实非陆某不愿把她带来,而是爱妻已经过世数年,来不了了。”

魏忠宇怎会不知道这样的事呢,但他还是故作惊讶地“哦”了一声,然后问道: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,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?”

“很早了,大概有十五六年了吧。”陆信义叹了口气,陷入痛苦的回忆,“她突然病重,而我又是公务在身,没有时间照顾她,致伤她不治而亡。说来说去也是我的责任,我这个丈夫没有做好。”

“已经过去这么久了,陆大人不必过于悲伤,自己的身体也要保重啊!”魏忠宇装模作样地安慰一番,然后接着问道,“不知陆大人之后可曾续娶?”

陆信义摇摇头:“亡妻对陆某情深意重,我怎么敢背叛夫妻之情,所以一直独身一人。何况我们还有一个女儿,当时年纪还小,我也不能让她受欺负啊。”

“陆大人的女儿应该年纪不小了吧,是不是已经许配人家了,不知在下可否一见?”魏忠宇故意问道,然后下意识地朝外面看了一眼。

“实不相瞒,小女根本不在身边。五年前,皇宫选秀,小女明悦正值十七妙龄,不得不去,从此就再没有回来。”陆信义说道。

“既然是入了皇宫,而且多年未归,想必已经飞黄腾达了吧?”

“魏大人,小女姿色平平、年纪尚小,又不懂得陪王伴驾之道,恐怕在皇宫里难以立足。”陆信义忧心忡忡地说道,“多年没有联系,我还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?”

“不会吧,我可听说皇上最近十分宠爱一个女子,居然在一夜之间把她从一个小小的宫人提升到陆嫔娘娘。”魏忠宇故意加重了“陆嫔”这两个字,然后仔细观察着陆信义的脸色,然后看他脸色大变,急忙问道,“不知道陆大人有没有听说过这件事?”

陆信义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非常厉害,怎么平静都平静不下来,也顾不得什么尊卑礼仪,急忙问道:“魏大人可知这位陆嫔娘娘闺名何字啊?”

魏忠宇故意想了很久,才非常为难地说道:“我在些日子不在京城,册封诏书也没有看到,所以无法知晓。不过我听说这个陆嫔娘娘的家乡就在云落城附近,所以想问问陆大人,看看你是不是也知道了。”

陆信义听到此处,不觉有些失望,淡淡地说道:“后宫里的事情我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知道呢,还是等圣旨下来之后再说吧。”仔细一想,这个陆嫔极有可能就是自己的女儿,奇怪的是女儿进宫这么多年都没有册封的消息,怎么突然就……而且还一下子到这么高的位置,简直是不可思议。联想到女儿在家时唯唯诺诺的样子,陆信义忍不住非常担心,害怕女儿被别人利用。

魏忠宇看得出他现在是满腹心事,也猜得出他在想什么,于是笑道:“陆嫔娘娘的情况我虽然不是很了解,但今天我给陆大人你带来了一位故友,我相信陆大人一定非常想见到她。”

“谁啊?”陆信义吃惊地问道。

魏忠宇也不回答,只是把南青凌叫过来,在他耳边说了几句,南青凌看了陆信义一眼就出去了。陆信义越发奇怪,还想再问,却被魏忠宇打住了,让他不要说话,只管等着,一会就到。陆信义别无他法,只有等待。

本书目录

    点赞

    热荐

    打赏

    反馈

    顶部

    相聚的缘:追求的心

    作家:娇娃

    0

    打赏次数

    请设置您的打赏
    1元 = 10点券
    立即打赏
    可用余额:0点券
    立即支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