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枝莲小说网
首页 分类 排行 书架 大神
本小说
章节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:

白天

夜间

字体大小:
A- 缩小
A+ 放大
取消
上一章 下一章

第66章 你的意见

“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白云寺的?”

“应该是今天早上吧。”三清道人想了想,说道,“她是逃出来的,据说她的轻功非常不错,我估计她已经来到这里了,没准今天晚上就会出来。不管怎么样,你一定要想办法阻止她,还要保护她。”

“义父放心,我会好好保护她的,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。”南青凌回答得非常干脆,没有任何犹豫。

三清道人从他的回答里读出了一些异样的情感,心里有些猜测,想开口问问,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,皱了皱眉头,最终还是没有问出来,只是说道:“我现在要回去把这个事情告诉赵达,今天晚上我可能还会过来,一旦谢晓琴出现,我会马上把她带走,西门溪和刘山历一定会追过来,你想办法把他们引到别处。”

“义父,你还是不要过来了吧,我会安排谢晓琴安全地离开这里的。”南青凌既想保护三清道人,又不想错过这一次和谢晓琴见面的机会,对于谢晓琴到底是一种什么感情,他自己也说不清楚。

三清道人并没有答应他:“用不着你的安排,到时候见机行事就行了。好了,我走了,你也进去吧,出来太久魏敏仪会对你不放心的。”说罢,转身向前面走去,不一会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

南青凌也转身往回走,走到县衙门口,准备进去的时候,忽然感到身后有道目光在看着自己,回过头去,什么也没有发现,难道是错觉么?摇摇头,向县衙里走去。

感觉到南青凌已经进去,躲在拐角处的谢晓琴才慢慢地抬起头来。刚到这里的时候,她就看到南青凌和魏敏仪居然也来了这里,心里非常奇怪,尤其是南青凌,并没有马上进去,而是跟着一个道士走了,出于好奇,谢晓琴也跟了过去,躲在那里一看,大吃一惊,那个人不就是给自己算命的人吗?虽然没有听见他们说什么,但谢晓琴却觉得不妙,不仅没有看到赵达,却看到了南青凌。南青凌过来的时候,她真的很想过去问问,但还是努力控制自己,决定晚上自己进去一探究竟。

南青凌一进县衙,就看到魏敏仪站在一个房间门口,看到他进来,招了招手,然后进了房间。南青凌知道魏敏仪不会轻轻松松地放了自己,叹了口气,看看左右无人,便直接走了过去。

一进房间,看到魏敏仪以手抚额,闭着眼睛,显得很疲倦的样子,南青凌有些心疼,但又不好明说,只能轻轻地说道:“昨晚上一夜没睡吧,你应该好好休息一下,是你的永远也跑不了,不需要这么紧张。”

“可是你这个样子,让我怎么放心的了?”魏敏仪幽幽地睁开眼睛,看着他,非常平静地问道。

南青凌虽然有些不安,但还是努力地露出一个笑容:“我有什么让你放心不下的?”说完,走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,也闭上了眼睛,昨晚他也没有休息,也很累。

他听见轻缓的脚步声在向自己靠近,当然知道是魏敏仪,所以并没有理会,直到感觉她来到自己面前,伸出手,抚着他的额头,淡淡地问了一句:“告诉我刚才你去了哪里?”

南青凌想回答她,可是一想到自己说出后魏敏仪可能出现的样子,忍不住皱皱眉头,终究没有说出来。

魏敏仪有些生气,可还是尽量保持温和的态度,接着问道:“为什么不说话,难道不能告诉我吗?”

“这是我的私事,你能不能不要过问?”

“私事?”耳边传来魏敏仪低沉的笑声,这种笑声让南青凌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。“你我如今这种关系,难道还要把彼此分得那么清楚吗?一根线上的蚂蚱,需要相互扶持。我不希望你对我有所隐瞒,你明白吗?”

“我没有对你隐瞒,”南青凌睁开眼睛,看着她,分辩道,“只是有些事你不需要知道,没有意义,比如刚才的事。”

“可我想知道你的一切,包括刚才的事情,我想知道我爱的人没有背叛我。难道你连这些都不能满足我吗?”魏敏仪蹲到他面前,看着他,恳求道。

南青凌看到她的样子,有些动容,但很快意识到自己不能,狠着心闭上了眼睛,平静地说道:“魏敏仪,你的求知欲是不是太强了,难道你连一点人身自由都不给我吗?”

“可是你不告诉我,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背叛我?”魏敏仪不依不饶地反问道。

“背叛?”南青凌无奈地摇摇头,“我没有背叛过你,过去没有,现在没有,将来也不会。这句话我早就说过很多遍了,说的我自己都不想再说了,你为什么就是不信?”

“这句话说的再多有什么用,我要的你的实际行动,空口白话,什么都说明不了,你让我怎么相信你?如果你想让我相信你,就把我想知道的告诉我。”

南青凌睁开眼睛,站起来,走到窗口边,看在外面,过了许久,才问了一句:“你就那么好奇吗?”

“这不是我好奇,而是我觉得我应该知道关于你的事情,你的一切。”魏敏仪来到他身边,把一只胳膊搭在他的肩上。

南青凌有点讨厌这个亲密的动作,伸出手,把魏敏仪的手打了下来,然后甩甩身上的灰尘,淡淡地问道:“如果我不打算告诉你怎么办?”

魏敏仪对于南青凌的每次拒绝都感到很无奈,也很生气,可却不能说什么,因为她知道说了也没有用,和南青凌在一起不是一天两天了,她了解南青凌,虽然这个了解只是表面的,可却让魏敏仪伤透了心。她一次又一次地告诫自己,南青凌不可能是自己的,可她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,她爱他,然而他知道么?应该是知道的吧,不然为何一次一次躲避,一次次拒绝,却又一次次不遗余力帮助自己,他对自己到底是怎样的,魏敏仪摸不透,因为摸不透,所以就更想抓住所以就不停地追问,而这些,往往让南青凌无可奈何,更加反感。

“你别忘了,刚才在我爹面前,是谁保了你,是谁把所有责任都承担下来了?我告诉你,我有办法把你保下来,就有办法毁了你。你的事情我都知道,如果你把我逼急了,我现在就去告诉父亲,昨晚上是你私自放了赵达,你和他早已交情,而且也知道谢晓琴在哪里。你觉得父亲会对你怎么样呢?”无计可施,魏敏仪只好采取威胁的手段。

出乎她的意料,南青凌竟然一点也不害怕,回过头看着她,嘴角上扬,笑了笑,反问了一句:“你会这样做吗?”

“你——”魏敏仪正想说什么,却听见春花的声音从外面传来,急切慌张——

“小姐,不好了,不好了,上官公子起来了。

“醒了就醒了,你急什么!”魏敏仪现在心情非常不好,刚和南青凌吵了一架,什么便宜也没占到,正在气头上,看见春花慌慌张张地过来,自然免不了一顿斥骂,把气撒在她的头上,然而骂完之后,她突然明白过来了,急忙问道,“他是不是要去见陆明悦?”

“他说有事情要见陆嫔娘娘,奴婢拦不住……”

“废物。”魏敏仪低骂一声,就急急地跑了出去,春花见状,也跟了出去。

看到魏敏仪离开,南青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不管她现在要去做什么,都暂时无法理会自己,而自己也可以松一口气了,如果她要是接着问下去,自己非疯了不可。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,相处了这么久,竟然对自己没有一点信任,南青凌既感到无奈又感到可悲,如果是这样,自己帮助她还有什么意义,为什么魏敏仪就不能像谢晓琴那样善良一些、宽容一些、淡泊一些?想到谢晓琴,南青凌又想起三清道人说的话,不由地开始为谢晓琴担心,她真的来到这里了吗,在哪里,会不会遇到昨晚那样的事情,如果再发生,自己能否护她周全?不管如何,一定要保护她平安离开,南青凌暗暗下了决心。

上官闵觉得这一觉睡得非常沉,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过去了,而且一睁开眼就到了中午,好像是一下子过去了,起来的时候还有些头晕,休息了一会才算好了一些。清醒之后,他慢慢地回忆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,好像并没有看到南青凌回来自己就睡着了,也不知道他们抓到赵达没有,上官闵急切地想知道,两个人去,应该没有什么问题。想到这里,暗暗地放了心,马上就要见到赵达了,上官闵的心情有些忐忑,他不知道自己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。拿出昨晚上发现的那枚玉佩,仔细看了看,确实和自己的一模一样,看来就是谢晓琴的,可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赵达身上?这一点,他怎么也想不通。

春花的到来让他知道了昨晚上南青凌并没有抓到赵达,震惊之余他还是有一些欣慰的,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,或许是一种希望吧。他不知道这个时候该去找谁,犹豫了许久,他终于决定去找陆明悦,看她知道点什么,希望陆信义出事前告诉她了一些事情。

来到陆信义的卧室门口,上官闵轻轻地敲了敲门,没有人回答,又问了几声,还是没有人答应。奇怪,陆明悦不是一直在照顾陆信义吗,怎么里面好像没有人啊?就在他想找个人问问的时候,突然听见魏敏仪的声音从后面传来——

“上官公子,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,怎么也不多休息一会?”魏敏仪看到上官闵并没有找到陆明悦,暗暗地舒了一口气,放慢脚步,缓缓地走到他面前,笑着问道。

“不早了,都已经是中午了,也不知道昨晚是怎么了,睡得特别沉,现在脑子还不舒服呢。”上官闵抚了抚额头。

魏敏仪趁机赶紧走到他身边,扶着他坐到旁边的石凳上,柔声安慰道:“可能是你昨晚太累了,所以才会不知不觉睡到现在,如果你还不舒服,就再去睡一会吧。”魏敏仪说完,转向春花,“春花,快扶公子回房休息。”

“不用了,”上官闵摆手说道,“我还要找陆嫔娘娘问些事情,可是早上过来,发现她不在房间里,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?”

“哦,是这样的,陆嫔娘娘昨天一天都在照顾陆大人,非常疲倦了,再加上晚上又遇到那样的事,自然是心力交瘁,所以我安排她到别的房间休息了,看来是还没有起来。上官公子还是在这里等一下吧。”

上官闵虽然有些着急,但听她这么一说,只能作罢,点点头,又问道:“我刚才听春花姑娘说,南公子和刘将军并没有抓到昨晚上的刺客,南公子武功那么好,怎么会失手呢?”

“公子有所不知,昨晚上师兄正准备将那个人擒获,却突然冒出了一个道士打扮的人,把黑衣人救走了。”

“什么?”上官闵非常震惊,“他有没有看清楚那个人是男是女?”听到这个事情,上官闵的第一反应自然是谢晓琴,如果说赵达会带一个帮手的话,绝不可能是别人。

魏敏仪想了很久,才故意极不肯定地说道:“因为是晚上,而且那个人的速度很快,师兄也没看清楚。”魏敏仪故意这样说,她想让上官闵觉得是谢晓琴,但她没有说出来,就是让上官闵自己去想。

魏敏仪的目的达到了,上官闵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谢晓琴,他忽然明白了玉佩为什么会在这里,原来谢晓琴一直就在这里,只不过当时没有出现。他拿出玉佩,看着它,激动地说:“是她,一定是她,毫无疑问。”

魏敏仪看着他手里的玉佩,心中非常得意,因为这就是她要的结果,不过表面上她不动声色,反而皱了皱眉头,不相信一般地问道:“谢晓琴吗,你真的觉得是她?”

本书目录

    点赞

    热荐

    打赏

    反馈

    顶部

    相聚的缘:追求的心

    作家:娇娃

    0

    打赏次数

    请设置您的打赏
    1元 = 10点券
    立即打赏
    可用余额:0点券
    立即支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