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枝莲小说网
首页 分类 排行 书架 大神
本小说
章节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:

白天

夜间

字体大小:
A- 缩小
A+ 放大
取消
上一章 下一章

第130章 丢了性命

“也许他真的不知道。”赵达苦笑地摇摇头,“和当初的你一样,这个上官闵好像什么都不知道,上官一宏什么都没有告诉他。要不是老爷出了事,我也不会把那些事告诉你,毕竟关系重大,你做不了。上官闵不知道这些事,自然也不知道魏忠宇和我们的关系。他认为魏忠宇救了他,对他深信不疑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如果是你,遇到这件事,你会相信你的救命恩人是你的杀父仇人吗?”

“我——”谢晓琴不知道怎么回答,若是自己真的遇上了这种事,估计会和上官闵一样被人利用的。

虽然没有得到回答,但是赵达了解谢晓琴,也知道她会是什么答案,拉过她的手,笑着说道:“其实我很庆幸魏忠宇这样做,如果他真的杀了上官闵,我们现在就没有办法了,你以后可怎么办啊?”

“赵叔,你说过,要把定国珠交给魏忠宇,用来换取上官闵的平安。可如果他们得到定国珠,还要杀人灭口,怎么办?到时候,我们什么都得不到,还要丢了性命。这样做,值得吗?”谢晓琴不解地问道。

赵达叹了口气,说道:“我也想过这个问题,因为我知道魏忠宇心狠手辣,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。可我也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铤而走险。你放心,只要我有一口气,就一定会想办法把你和上官闵送到安全的地方。”

“赵叔―――――”谢晓琴感动地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是紧紧拉着他的手。

上官闵和魏忠宇在一条小路上走着,他们走得很慢,尤其是上官闵,走走停停,走走停停,到处查看,就是什么也找不到。魏忠宇也非常有耐心,知道上官闵心中着急,也就陪着他寻找。上官闵走了很久也没有发现,不禁有些沮丧,抬起头,忽然看见不远处有个大院子。虽然没有看清,但上官闵感觉得到谢晓琴他们就在那里。心里一阵激动,走过去,对魏忠宇说道:“魏大人,我们到那里面看看吧。”

魏忠宇也看到了那个房子,点点头:“好吧,我们进去看看,大家小心一点,千万别中了埋伏。”

魏忠宇和上官闵带着几个人进去以后,发现里面空无一人,上官闵大感失望,又来晚了一步,要是早点找到这里该多好啊,他现在非常后悔。正在这时,突然听到魏忠宇说道:“这里看起来非常混乱,应该是刚刚离开不久,还没来得及收拾,衣服什么都没拿。”虽然这样说着,魏忠宇还是知道他们拿走了一样东西―――定国珠。

“会不会是他们提前得到了消息,然后仓皇逃走了呢?”上官闵这样问着,突然想到了南青凌,会不会是他?

“不会吧,这里都是我的人,和他们都不认识,怎么会跟他们通风报信呢?我看大概是他们听到外面有动静,所以才赶快离开的。毕竟是这么多人,动静肯定不小。”魏忠宇解释道。上官闵说的话,他不由地放在了心上,如果真的像他说的那样,有人通风报信,会是谁呢?南青凌,是他吗?刚才他干什么去了?看来一会得好好问问他。这样想着,又对上官闵说,“他们虽然跑了,我看也跑不了多远,咱们到附近看看,一定可以找到。”

上官闵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点着头,和魏忠宇往外走,出去之前,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谢晓琴住的房间,有些不舍,也有些不甘心。回过头,看到魏忠宇已经走远,便匆匆跟了上去。

刚走了没多久,就看见一个人急匆匆地跑过来,对魏忠宇说道:“启禀大人,西门大人那里好像发现了他们的踪迹,让我过来告诉你。”

听到这个消息,上官闵精神一振,急忙来到魏忠宇身边。魏忠宇看他过来,就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了。所以没等他开口,就对那人说道:“赶快带我们去看看。”好像急不可耐的样子,说完这些,才看向上官闵,说道,“上官公子,去看看吧。”

“好。”上官闵当然更加着急了,应了一声,便跟着魏忠宇走了。一路上他什么也没说,心里忐忑不安,这一次,是真的了吗?西门溪和南青凌不一样,他是朝廷命官,不可能认识谢晓琴他们,他说找到了就应该没错吧。

魏忠宇和上官闵跟着那个人来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,西门溪已经在那里了,正带着人寻找什么。魏忠宇和上官闵对视一眼,走了过去。西门溪听见脚步声,抬头看到他们,也走了过去,拱拱手:“魏大人、上官公子,你们来了。”

“我们听说西门大人在这里发现了什么,就过来看看。”魏忠宇回答道,抬头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,问道,“不知道西门大人在这里发现了什么,可否告知。”

“当然可以,我让人把魏大人和上官公子请过来,也就是为了这件事。”西门溪笑看着两个人,说道。然后指着前面的路,又道,“这条路上树木繁多,地上阴暗,泥泞不堪,所以人走在上面容易留下脚印。你看前面那一串脚印,显然是刚走出来的,我刚才看了一下,应该是三个人,我想会不会是他们。”

“我们的人也在这里,会不会是我们的人留下来的。”魏忠宇故意问道,他知道上官闵也在想这个问题,所以就问了出来。上官闵却以为这是魏忠宇自己的疑虑,也许他也不相信谢晓琴他们是故意躲避的吧。

西门溪摇了摇头:“不大可能,这里没有人搜过,应该不会是我们的人。而且根据脚印的深浅,我觉得其中一个人是个女的。”

“女的?”这个结论让上官闵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谢晓琴,是他们吗?会不会是别的人刚好也走到这里?上官闵马上推翻了这个猜测,不可能,一定是他们。一想到自己马上可以见到谢晓琴,上官闵心里就非常激动,“那我们跟着脚印是不是就可以找到他们?”

西门溪无奈地摇摇头:“我刚开始也是这么想的,也跟了一段,可是走了没多久,脚印就消失了,所以我才把你们找来,看看该怎么办。”

“什么,脚印消失了?”上官闵非常吃惊,显然不愿意相信他的话,独自顺着脚印走了过去。

魏忠宇见他单独行动,放心不下,便要跟过去看看究竟,这时候西门溪拉住了他,劝道:“魏大人,对于这个上官闵,不能硬来,只能慢慢对付,给他一点空间,让他觉得他自己是自由的,这样他会更加感激你。放心,他走不了多远。”

“你看不出来吗,他现在已经非常信任我了。”魏忠宇本来就看不起西门溪,听他这么说,更是非常得意地反驳道。

西门溪听出了他话里的挑衅,也不恼,只是笑道:“上官闵这样相信你,是因为他以为你是他的救命恩人,又可以帮他找出杀父仇人,虽然非常尊敬你。但是如果他发现你们开始限制他的行动,或者监视他,他就会产生怀疑。一旦他发现事情不对劲,仔细一想,也许就可以想出真相。上官闵不是傻子,你必须清楚这一点。”

魏忠宇哼了一声:“估计到不了那个时候,上官闵就已经被我杀了。皇上的命令是这些人一个不留,这一点,西门大人也应该知道吧。”

“当然知道,因为我的任务就是杀了他们,皇上让你我一起来做这件事,希望魏大人可以配合我,做得滴水不漏。虽然他们是必死无疑,可时间还不到,不能轻易动手。魏大人,你可不要轻举妄动,坏了我的大事啊?”西门溪警告道。

魏忠宇愣了一下,他没想到西门溪竟然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,非常生气,却又无可奈何,他知道这个人不能得罪。强忍着一股怒气,压低声音问道:“你真的觉得谢晓琴他们在这里吗?”

“应该没错,脚印没了,说明他们就躲在这里,不会走远。”西门溪胸有成竹地说道。

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既然西门溪想做这件事,魏忠宇索性就把决定权交给了他,自己落个清闲,也不会得罪他。

“不是我们现在我要怎么办,而是看上官闵希望我们怎么做。这样吧,等他回来后,看他怎么说。”西门溪看到旁边有块石头,干脆坐了下来,闭上眼睛,休息一阵。

魏忠宇看他如此悠闲,自己也不愿意管得太多,于是也坐了下来,安心等待。上官闵应该不会走得太远,更不可能找到谢晓琴,自己也不要太担心。

西门溪猜的没有错,过了一会,上官闵又从远处慢慢地走了回来,脸上写满失望。魏忠宇见他回来,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西门溪,西门溪得意地笑了笑,也站了起来。

上官闵走到他们身边,看了他们一眼,喊了一声:“魏大人,西门大人。”

西门溪走到他身边,问道:“看上官公子这个无精打采的样子,应该也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吧。”

上官闵抬头看了他一眼,点点头,有些无奈地说道:“我沿着脚印往前走,走了没多久,果然就看不见了,我也只好回来了。”

“这样找下去,怕是很难会有结果,这里这么大,要躲在里面不被人发现,对于武林中人,易如反掌。他们三个人自然没有问题,而我们在这里找了半天,也是徒劳。所以,我想出了一个办法,就是不知道当不当讲。”

“西门大人不必顾虑,有什么话,但说无妨,上官闵洗耳恭听。”上官闵现在是没了主意,只能询问他人。

西门溪看到上官闵对自己有了依赖,非常满意,下面的戏就是自己的了,不管自己怎么说,上官闵大概都不会反对。轻咳一声,慢慢地说道:“现在我基本上已经肯定,谢晓琴他们就在这里躲避,但是我们这样寻找,肯定找不到。所以我们得停下来,想办法让他们自己出来。”

“既然他们要躲着我们,怎么可能自己出来呢?”上官闵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好办法。

西门溪摇摇头,笑道:“我之所以用这个以逸待劳的办法,是因为我觉得他们不可能一辈子躲起来,迟早是要出来的。如果我们不断地搜查,他们就会觉得外面很不安全,自然就不会出来;但如果我们按兵不动,让他们见到我们已经走了,他们就会觉得已经安全了,到时候就出来了,也不会提防什么,这时候我们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他们。怎么样,魏大人,这个办法不错吧?”

“这倒也是个办法。上官公子,你觉得怎么样?”魏忠宇转头看着上官闵,问道。

上官闵沉思片刻,才说道:“倒是可以试一试,要不然这样找来找去的,也没有结果。不过我希望一会看见他们的时候,手下留情,不要误伤,毕竟事情还没弄清楚。”

魏忠宇一愣,随即笑道:“这是当然,我早就和他们说过了,他们会有分寸的。”

“多谢魏大人。”上官闵再次表示了感谢,忽然想起什么,又说道,“西门大人刚才既然说,谢晓琴他们可能就在这里,那我就想留下来,仔细查看,希望魏大人可以答应。”

“这个——”魏忠宇有些矛盾,不知道应不应该答应,如果答应了,上官闵见到了谢晓琴和赵达,自己的计划就会落空;如果不答应,用什么样的理由拒绝他才好。因此,魏忠宇一时没了主意,这时候突然听到西门溪开口说道——

“上官公子想留下来也不是不可以,只是这个地方非常关键,千万不能出现任何差错,否则功亏一篑。”西门溪说着故意看了上官闵一眼。这一眼让上官闵非常不安,因为他不知道西门溪这样说是什么意思,是拒绝吗?为什么要拒绝?难道他早就认定谢晓琴他们是杀人凶手了?还担心自己妨碍了他抓捕那个道士。忐忑不安的时候,却听西门溪又说道,“上官公子想留在这里,我并不反对,不过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“西门大人请讲。”

“没有我的允许,不许擅自行动,一旦发现什么,必须过来告诉我。上官公子,这个条件你应该可以答应吧?”西门溪试探地问道。

上官闵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,可他现在急于见到谢晓琴,有什么疑惑也顾不得仔细去想,只是点头道:“我愿意听从西门大人的安排。”

“很好,那上官公子我们现在就走吧。”

“去哪里?”上官闵奇怪道。

“当然是去一个比较妥当的地方躲起来了,看着这里的动静。”西门溪理所当然地解释道,“如果他们真的是在躲避我们,看到我们在这里,就不会出来了。”说完,胸有成竹地笑了笑,慢慢地往前走。

上官闵越发觉得这个西门溪不可捉摸,虽然说的是过来帮助自己寻找谢晓琴的下落,可他总觉得这个人身上还有不为人知的秘密,或者说还有其他目的。但不管怎么样,上官闵都想通过他找到自己想找的人,因为他觉得,只要找到了谢晓琴和赵达,就可以知道事情的真相。只是他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了,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别人的圈套。

本书目录

    点赞

    热荐

    打赏

    反馈

    顶部

    相聚的缘:追求的心

    作家:娇娃

    0

    打赏次数

    请设置您的打赏
    1元 = 10点券
    立即打赏
    可用余额:0点券
    立即支付